龙腾书院 > 游戏小说 > 夜鸦主宰最新章节目录 > 第二百零五章 暗夜诗歌

除了那些尸体之外,亚特还获得了一些物品。

那些法术物品倒是没有太大的用处,虽然能够使用,功能在某些方面也更好,但是和亚特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套物品相比,并不很合适。

而且,自认为还是人类的他,感官上并不想接受这样的物品:

【怨念人衣lv:9:使用3069个欲望容器失败品制造的人皮大衣。

被动·欲望之池lv9:怨念人衣会不断收集周围逸散的负面情绪进行填充,装备怨念人衣者会产生各种负面情绪。

罪孽奴仆lv8:最多召唤出3069个罪孽仆从,他们不会听从指令,而是会无差别地对周围的生物发动攻击,包括使用者。

献祭仪式lv8:献祭欲望之池内部的罪孽灵魂,召唤魔鬼。

————“人类的罪孽,真是无穷无尽呐”】

虽然不太想用,但是如果是必要的情况的话,他也不会因为什么令人无语的矜持而拒绝使用。

不过他觉得应该没有什么机会用到。

......

十天之后。

佣兵公会。

克伯斯正一脸歉意地看向玛丽:

“抱歉,玛丽大人,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罗戈先生突然不见了,我们去12街12号寻找过了,但是无论是罗戈先生还是其他佣人都突然消失不见了。”

“有些奇怪......”作为理事,他有权查询一些佣兵的资料,因此他也知道罗戈先生的住址,包括对方之前的经历和其他的事情。

按照道理来说,罗戈先生就算有什么急事,也应该会通知佣兵公会的。

更何况是这种主人和仆人一起消失的情况。

从十天前那次见面之后开始,罗戈先生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佣兵公会。

明明这些日子,他基本每天都会来一次佣兵公会,和其他的佣兵交谈。

三天前,也就是罗戈先生与玛丽大人商议出发的日子,但是罗戈先生还是没有来。

当玛丽大人来到佣兵公会,询问状况的时候,他们就立刻派人去寻找罗戈先生了。

但是并没有找到。

他也亲自去了一趟,之后叫来治安官,解释和证明之后打开了罗戈先生的家。

整个家里已经没有任何人了。

所有的物品都在,浴室里的浴缸中放了半池水,用来加热的法术物品耗尽了能量。

家中的贵重财物之类的物品也全都消失了,感觉就像是遭到了抢劫。

但是衣物之类的物品并没有被带走——看上去就像是突然消失了一样。

他们也派出了拥有侦查类超凡能力的佣兵前往罗戈先生的住宅,但是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。

治安官询问附近的居民,但是并没有任何罗戈先生离开的目击记录。

超凡者的犯罪,罗戈先生要不是逃离了,就是已经遇害了。

他更倾向于后者。

竟然敢在郡城作案吗?

现在,这件事情已经被立案了,佣兵公会中也多出了一个提供凶手线索的任务委托。

“我没事。”玛丽摇了摇头,“罗戈先生的事情比较要紧,希望罗戈先生不要遇到危险。”

虽然失去了价值三千金币的佣金的委托有点可惜、很可惜、非常可惜、特别可惜,但是比起这些,还是罗戈先生的安全比较重要......吧?

“小姐,我认为,那个灵魂波动不协调的男性人类并不值得您关心。”

芭绮丝的声音突然在她的心间响起。

“不协调?”

“恕我直言,小姐您的感知能力太差了,那个叫做罗戈的男性人类的灵魂极其不协调,灵魂波动和身体的协调性并不高。”

“啊?”

“小姐您的理解能力堪忧,这一点我已经了解了,更简明的理解方式是,灵魂不属于身体。”

“灵魂不属于身体?那是什么......”

“小姐您的社交能力是巴夏脑虫的级别,但是理解能力是夏米尔原虫的级别。”

“......你说的生物我根本就不认识。”

“所以说您的知识极其匮乏,需要定下计划给您补充知识了,考虑到您现在的等级,先从天启级别的生物开始介绍。”

“还有,虽然通过潜力发掘法术将您的身体潜力发掘到一定的程度,但是并没有完全的发掘,南部区域的人类身体极限普遍为十个天启量级,大小姐您的身体极限是九个天启量级,接下来还需要继续进行发掘,与此同时,请您继续收集和购买之前和您提及的魔物材料。”

“对了,您请放心,在提升身体能力的时候,我会进行辅助,保证您不会被魔物血脉污染而出现非人类的体征变化。”

“顺带一提,您还有什么其他的需求吗?比如调整身体部位大小和形状?”

“对于调整胸部扩大化调整,我并不推荐,多余的脂肪对于身体行动会产生微弱的影响,如果可以的话,将胸部和其他部位的脂肪都去掉比较好,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对身体的影响。”

“我所储存的生命系法术中有能够高效将体脂转化为身体能量的方式,储存能量的脂肪只需占据......”

“......你先闭嘴,芭绮丝。”

玛丽有些无语地关闭了与芭绮丝的心灵通讯。

好烦。

好多东西都听不懂,好烦。

而且,去掉胸部什么的,作为一个女人,怎么可能接受啊。

“虽然不是全部,但是前凸后翘好身材是大部分女人的目标啊。”

深深地叹了口气,玛丽有些苦恼地揉了揉自己的头。

而理事克伯斯,则是十分紧张地看着玛丽,看着她的脸色变幻不定。

虽然说是不在意,但是这么大金额的委托,也不可能不在意的吧?

得想点办法......

而就在这个时候,他看到了门口出现了一个男青年。

对方的脸上带着洋溢着热情的笑容,就像很多吟游诗人一样——

“你好,安格斯先生。”

“你好,克伯斯理事。”

临时想不到办法的克伯斯选了逃避,暂时转移自己的注意力。

然而,他并不知道,站在他面前的这位,就是让他苦恼的源头。

而亚特,或者说亚特的模样,一脸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颊——就和之前一样,套着拟形面具的脸,并不是一片漆黑,而是肉色。

虽然表情还有一些不太协调的地方,但是不仔细看的话,根本注意不到。

他表现地就像是一位“不务正业”、沉浸于音乐的巫师一样。

对于巫师来说,作为贵族,以领主的身份掌管领地、法术、研究才是正途。

但是,也不是所有巫师都会一心放在“正途”上。

像是亚特这样,将精力放在音乐之类的艺术上的巫师也是有的。

许多冷门的、“没有什么价值”的法术,就是由这些不务正业的巫师创造出来的。

亚特并不是这种人,作为实用主义者,虽然兴趣起了一部分左右,但是更多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个法术的效果。

但是,他的眼前,就站着一个。

塞拉非常热情地握着“安格斯先生”的双手,用力地上下摇晃着:

“您真是太出色了!您现在使用的也是创造系的塑能派法术是吧?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元素幻影之类的分身法术对不对!”

“您有很高的创造系法术天赋是吧?还是说您长期攻坚创造系法术呢?”

这位塞拉,是个年轻的男青年,一头黑色的中短发,不知道是因为疏于打理还是为了追求“艺术气质”,显得有些凌乱。

脸的线条偏柔和,中性风格,而一对蓝宝石一般的眸子,有种奇异的感觉,身上透露出一股奇妙的静谧感,如同低吟的诗歌。

对于这股奇妙的静谧感,亚特是再熟悉不过了。

因为,它源自——暗夜诗歌。

眼前这个年轻的小巫师,修习的冥想法也是暗夜诗歌。

暗夜诗歌这个冥想法,在艾伦王国可以说,基本上是个巫师都能够接触到,一部烂大街的冥想法。

而它本身,也不是什么强大的冥想法。

亚特也是这么觉得的。

对于他来说,与其说冥想法强大,倒不如说是系统能够提升技能等级的功能强大。

如果没有提升冥想法的等级的话,通过冥想法获得的精神力、精神力的恢复速度、灵能的转化速度,都是最底层冥想法的等级。

而这个冥想法的内容中,包含着许多与悲哀之子有关的关键词,与其说是用来修习的,倒不如说是用来筛选可能存在的悲哀之子,尤其是“厄夜之眼”。

亚特并不知道这个冥想法源自哪里,但是知晓史诗战争内情的他,也大概知道这个冥想法是某个强大的预言系巫师制作出来的东西。

他怀疑过埃奇沃思大师,也怀疑过他的导师水银歌者,以及其他几位比较有名的预言系巫师,只不过他无法确定到底是谁。

只有符合某些特质的人,才能够通过这个冥想法开启灵能。

这个诗歌包含着从学徒提升到天启四级的道路。

但是......

没有足够的寿命,没有足够的资源,那就连天启都撑不到。

也正是因此,才会出现“修习这个冥想法,无法到达天启”的说法。

只要有点背景的人,都能够得到比暗夜诗歌冥想法还要好的其他冥想法,再暗属性的限制——

这就造成了很少人这个冥想法的原因。

会选择这个冥想法的人,基本都是落魄的巫师,或者是某个控制不住下半身的巫师,遗留在外的后代。

这点与预言诗中——“我是无能的蓝血者,无荣誉之人”、“有些人出生高贵、有些人长于赞扬、我总是这血脉的末端”的内容是相合的。